林甫

 
烧得人眼也想排洪。

直击灵魂的哲学思考。为什么全家只有鱼丸的前面有一小块章鱼脚(吃起来应该是)防止丸子掉落(我理解的意义)而其他丸子就没有


【羡澄】小恶萌 2.0

一直被屏   现学做个超链

这章并没有🚗   只是莫名被屏


点我

【羡澄】小恶萌 1.0

*作者有毒写出来东西也有毒

*感觉接受不了就快走不要跟我烦

*接受一切批评意见但ky🐴必😲

---------------快乐分割线---------------

  魏婴最近有个烦恼。

  明明时间没到,却每天晚上闭眼就做梦,当然——是不可描述的春梦。早上起床除了要对抗没睡好的疲惫还要收拾双腿间的残局,实在苦不堪言。

  结果就这样过了一周多,这莫名勃发的性欲还是没有消退的迹象。每天上学前他坐在小板凳上神思恍惚地洗内裤时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分裂成了两半,他甚至能听见大脑正冲肾疯狂抗议,肾却大喊着关我什么事我好着呢,都怪你自己的弱智海绵体。

  行吧。

  于是机智如他,觉得自己实在不能再坐以待毙。体育课他连球都没打,只是紧缩眉头以一个酷似女生如厕的姿势蹲坐在篮球架旁边的草地上。这青春的忧郁仿佛流感病毒般感染了身边众人,大家看着一反常态的他纷纷表示不忍打扰,只是严肃讨论后一致表示:嗯,魏孔雀一定是失恋了。

  魏婴对别人的看法浑然不觉。他正在思考解决梦遗的办法,缺觉的他只感到今天的风儿格外喧嚣。下课铃一打他仿佛做了个重大决定般猛地一起身,顺路去学校小卖部提了两瓶可乐。

  放学后他还是照常跟几个朋友一块走。但神经坚韧如他也察觉到了朋友脸上的笑容有点不太对劲。但还没等他发问晓星尘就拍着他的肩道:魏婴,没事的,做人么总归要坚强。不要为这点小事打倒。

  看着晓星尘那老妈子关心失足儿童的表情,魏婴觉得自己整个脸都变形成了一个问号。

  “就是!”此时此刻薛洋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多大点事看把你颓废的!”

  看着薛洋那写满“你个five”的表情,魏婴觉得自己整个人变形成了一个问号。

  “咳咳……魏兄呀……”此时此刻聂怀桑的声音也²响了起来:“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大家都知道了……”

  看着聂怀桑那写满同情的脸,魏婴终于在迷惑中开口:“?什么鬼?”

  知道了?你们知道什么?总不能是知道我天天梦遗吧?

  晓星尘:“唉魏婴,这种事你都羞于启齿,我们又怎么好挑明呢?”

  薛洋:“别装傻了大家理解你,都是男人总会有那么几个时候。”

  聂怀桑:“魏兄啊不用再隐瞒了,大家都知道了。”

  woc???

  “这种事你都羞于启齿”,“都是男人总会有那么几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了”……

  他在震惊中拔高音量:“你们怎么知道我……!!”

  薛洋:“嗯呢,看看你今天那样,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好的吧。

  魏婴在极度震惊和不可思议里看着这三个人一脸的“我们懂得”,虽然羞耻,但他的神经毕竟坚韧如斯。这三个人里有两个是他多年损友——晓星尘不是,他是这群人的妈——让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他刚才想着事情神游,也没多留心“大家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在场的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他往前踱了几步,一回头毅然决然地对身后三个人道:“行吧,我正好要去买东西,既然你们都知道了干脆跟我一块去,我一个人去怪尴尬的。”

  说完他做个“走”的手势,就直冲超市去了。留下后面三个人面面相觑。

  薛洋:“他买什么东西还能怕尴尬?”

  晓星尘:“不对,这么一想……”

  聂怀桑:“我靠!魏兄原来是跟超市千金拍了又吹了!所以买东西怕尴尬!”

  薛洋:“我x那个母夜叉?!身高一米五体重180斤!!!”

  晓星尘:“人各有好……魏婴分手了多难受啊,我们理解他吧……”

  魏婴这厢才刚走到货架,倏地感觉背后三道异样的视线齐刷刷投射过来。一回头只觉三个人看向他的目光分外复杂。

  “?干嘛呢你们?”

  三人闻言表情更加凝重:“没事的魏婴,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魏婴:???

  他暗自思量着今天这群表面兄弟转性了?要是以往叫他们知道了这种事早贴上来把他笑进地里去了,今天这群人——晓星尘就算了,薛洋聂怀桑还一脸沉重?弟弟们终于长大了?

  不过他现在没空细想这些了。他手一挥把三个人圈来:“别废话了莫名其妙的。快给哥看看哪个牌子的好?”

  三个人收回粘在魏婴身上的视线一抬头——

  ——看见了一货架整齐的卫生巾。

    

        薛洋:“什么玩意!?魏无羡你……???”

  晓星尘:“魏婴,原来……原来你……”

  聂怀桑:“原来魏兄是痔疮!痔疮严重就去治吧!用这些女孩子用的东西太羞耻了啊!”

  魏婴:“……你们一整天到底都在不断误会我些什么???!!”

  

  苏菲,强力瞬吸,360。

  卫生巾躺在桌上,魏无羡坐在椅子上。

  他打开手机,打开浏览器,点击搜索,输入:卫生巾怎么用。

  结果网页还没加载完,他就人连凳子仰面朝地板直接一倒。

                          「TBC」

当时魏哥画完没保存心态崩了  今天重画完了发一下

我画的好烂()

重发一哈

羡锅锅和澄妹妹一起碎觉觉

好久以前的指绘惹 当时看完一篇文之后画der

用一个在线软件
捏了一只洋洋
软件链接放评论了